Messier.西叙.

翻译拖延症晚期

授权图在此.感谢作者的支持.

【00Q】【授翻】Won't let go of you.

原作者:sarahyyy
授权:已
分级:G
警告!主要角色死亡
译者说:人生第一篇翻译献给了00Q.求Beta.同时感谢很多小伙伴的帮忙.




【授权图在下一则】




【高亮】如果你喜欢的话,记得去AO3给作者一个kudos或者是在这里回复哟.




传送门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209129





摘要:

有许多人在他身旁—医生,护士,特工。他们看起来担忧,悲伤,有那么一会儿,他几乎不记得为什么。

几乎。

正文:

第一天

他恍惚地醒来,感觉镇静剂余效未褪。

他觉得头晕且虚弱无力,像是服了镇静剂。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给他服镇静剂;他之前提到过自己不喜欢吃药,如非必须,最好连方子都别开给他。他移动着他的四肢,检查着比较重要的伤处,但是他还好,因此这些显得未免有些不必要。
他的手机不在他身边,当他检查时它不在床边的桌子上,他皱了皱眉毛,因为他们总是让他保留他的手机的。
好吧,“让他”恐怕是一种奢望;他必须说服他们。带着些胁迫的意味,但又显得十分礼貌。他擅长这个。
有许多人在他身旁—医生,护士,特工。他们看起来担忧,悲伤,有那么一会儿,他几乎不记得为什么。
几乎。
他不承认那声哭泣是从他的双唇中滑出的。他以前从没有发出过这样的声音。
他从没有过。
他以前从没有失去Bond。

James.

It’s always James when it’s just them alone.



第二天

“你不该这么早回到工作中去,”某个人对他说。他觉得转过去看看是谁未免有些麻烦。“M授权了你的丧假。你该找个时间去哀悼他。”
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着。他调出关于事件余波以及爆炸的卫星图像的图片。放大,倒回,重放。重复着这过程。
“我并不悲痛。”他语气平静的说到。
他已经把所有的忧虑都摆脱了,在镇定剂的作用下清醒着。自己给自己哼唱着歌曲,不敢停止,因为如果他停止,他会听到“Q,求你,求你把通讯断了吧,我不希望你—”,然后他会听到爆炸声,接着会听到白噪声的静电干扰。他不认为他可以再一次承受这些。
他并不悲痛。
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悲痛。007曾经被假定为死亡,但他回来了。在这个消息确定之前,他不会哀悼,悲伤,哭泣甚至放弃。
但是直到现在,他还有一个未完成的工作和一个失踪的特工,不过他可以弥补好这一切。他一直擅长于修补东西。
他倒回了那个视频,从头再看了一遍。
他并不悲伤。


“如果你再把你消失的行为推脱在我身上,我发誓我会杀了你,”Q说,这是一种威胁,只是为了吓吓James,但是他的脸压在了James弯曲的脖颈处,手里揪着James的衬衫,像树叶一样在James的臂弯里簌簌的颤抖着。
“不,你不会的,”James声音故意放的轻轻的说,这是一次对他们间紧张关系缓和的尝试。
他仍然紧紧的用一只手抱住Q的臀部,用手指在Q的背上绕着圈子。
他的唇很柔软,在Q的耳边低语着抚慰他的话语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“我一切都好。”
“我很抱歉让你担忧。”
Q第一次觉得也许他并不是那个唯一害怕的人。



第七天

“你需要睡眠。”他们说。
“你需要吃点东西。”他们说。
“你需要休息。”他们说。
我需要找到他,他没有时间去小睡一觉。取而代之的,他一边听着一边打着盹。他的睡眠足够了。他休息的也足够了。他不想要任何人把他调离这个案子,只是因为他们认为他没有能力胜任此事,亦或是他们质疑他的心理状态。

“我很惊讶到现在都没有人因为身体原因让你离开,”James说,把他的下巴勾在Q的肩膀上。
他并没有被吓到,尽管他并没有听见James进来的声音,没有其他人会在他专心工作的时候打扰他,没有其他人敢。
“我有一把定制的泰瑟枪以及我并不在意去使用它。”他心不在焉地说。
“你已经连续工作了47小时了,Q”James告诉他,声音温和,James的胳膊环绕着他。“我的任务就是把你带回家,让你好好休息。”
Q撇了撇嘴,“这是一种对你才华的浪费。我确定你对此十分反对。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James说。“我有一种令我骄傲的让我的军需官听话的能力。”
在Q编码的时候,他是安静的。
Q略带怒气的笑了笑,开始收拾起了他的工作。“我不知道,007,你想要试一试吗?”


第十三天

“他们说这是他第一次失去一个特工。”
“他们说M责怪他丢了MI6最有价值的资产,他正在以工作来赎回他的罪过。”
“他们说,他曾经认识007。”
认识,不是过去时,他在心里默默的纠正。
他认识007。
007有28个MI6的安全屋在附近,还有另外4个没有在记录内,他适应性很强,并且他永远不会在质询和拷问下开口。他足够聪明,总是可以找到出去的方法。
这些字句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环绕,直到他松开了紧握着笔的手。他在颤抖。他仍然在颤抖,但又重新开始打字。
Q必须给他时间。



“James,”Q说,正好在他进门之前。
“Hmm?”James低声哼着,转过身看着他。他的领结是Q给他系上的,现在他要解开它。
“安全回家。”Q说。
James绽放出一个笑容,他的笑容里一个最真诚的,他留给了Q。“我恐怕你将必须把这个告诉我的军需官。他是唯一一个能看出我的身世的人,并且能看出我内心的问题的人。”他告诉Q,并从门边走开,回到床上,他的手穿过Q早已乱成一团的头发。“但只是在我们两个之间。”他继续说着,俯下身来,用他的嘴唇紧压着Q的太阳穴。“我认为他最有理由安全的带我回家。你不应该去担忧的。”
Q盯着他,但是在他环着James的脖子吻他时,他正在微笑。

第二十天

他在家里。他手里握着手机。他正在拨打一个号码。
我没有去买食品,Q,但是买了你那该死的茶。这仍然是James的语音邮箱问候。一开始听到时,他为此大笑,接着,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到家里为他的食橱增添存货。
但他现在没有在微笑了。
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“James.”他说。
他颓然靠倒在沙发上,“我需要你回家,回到我身边。”
他闭上了眼睛,“求你,我不知道我能这样子多久。”
哭泣着说,“James.”



他在食橱里翻找。“看在上帝的份上,James.”
“我又做了些什么?”
“你在我的家里不能吃白食,James.”Q告诉他。“如果你继续留在这儿,至少时不时地在回来的路上带回来一些食品。你一直在偷我的茶。”他敏锐地意识到他的心跳加速。他忽略了这是对于开放更多私人领地的一种默许。
“这些就是所有我为了成为这个地方的公开的正式同居者所要做的吗?”James说,他现在离他更近了。
“是的。”Q说,反复打量着他。他希望他能保持他的冷静。“你会去做吗?”
James在微笑,但是他说,“不。”

第二十六天

M来到他的身边。
他在他见到M的那一刻时他摇着头,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头,“不。”他说。好像他说的次数足够多,也许就可以成真一样。
M看着他,叹了一口气,“他们找到了尸体。”


Q注意到了James胸上一个细长的疤痕。
“莫斯科,2004年,折叠刀。”James说。
Q耸了耸眉毛,却俯下身来,温柔地用他的唇擦着那道疤痕。
“她很狰狞。”James认真的说。“非常非常狰狞。”
Q的手指游走在James的胸上,直到它们在正上方James肩膀上的子弹伤疤处停下。“这一个看起来很痛,”他温柔的说,吻着那块稍稍突起的伤疤。
“上海。”James轻声的说。“2007年。屋顶上的狙击手,我甚至没能看见它的到来。”




他用手指抚摸着James脖颈的一侧。“孟买,2003年。”他慢慢的说。往更下方移动,触到一个近处的子弹伤口。“俄罗斯,2002年。”继续下行,他的手指触碰到了James锁骨下的伤疤。“伦敦,2014年,我们去钓鱼,我绊倒了他。那天我们没有捕获到任何东西。”
除了得到了一次感冒,他还记得那些抱怨。
“我很抱歉。”M说。
他点了点头,手指触碰着James的身体,好像这样他就可以醒来,好像这样,就可以带他回来。
“DNA检测已经确定了。”M继续以一种Q从没听到过的迟疑口气说,“但是我仍然要问。”
他再次点了点头,用手环着James的脸庞,他的拇指抚摸过2010年在曼谷的伤痕,“是的。”他的声音哽咽起来。